2011年10月23日星期日

「電影心得」賽德克 巴萊(上下合集)心得

這一套電影的心得總結應該說是兩個字;

『沉重』「異常的沉重」

首先 必頁要誇讚賽德克族真的是一個非常彪悍的民族,你們先祖的驕傲我發自內心的佩服與感動。

今天大江將上下兩集在同一天看完,早上看上集,下午再追進度看下集,畢竟很少有電影是上下兩集一起播映,其實今天之前就應該要看完的,但是這中間時期計畫趕不上變化才會拖延到今天才完成結尾,總之~我全套看完啦!!! 。

心得的部份就上下集來寫心得

上集 「太陽旗」
 台灣原住民就生存權(獵場)的取得,一直以來是所謂的「出草」\「血祭祖靈」作為與其他的部族競爭手段,所以也就養成了台灣各部族之間其實有時候會是緊張的敵對關系,首先我必須要先說明,我的認知裡面,我相信對於賽德克族而言『殺人』與「血祭祖靈」兩個是完全兩碼子的事,所以他們很清楚這兩者有多大的不同,一個是仇恨驅使,一個應是為追求生存權而產生的儀式。
從日本在清朝手上拿到台灣開始,日本面臨大量的反抗「客家人」「閩南人」 「生番/原住民」,台灣的反抗可是非常的頻繁與血腥,對於原住民而言,霧杜番從先祖傳下來的獵場在莫那當總頭目的時候失去了。原先在山林奔跑的獵人們失去了獵場變成伐木工,原本的賽德克女人變成日本家庭的幫傭或被迫陪酒。
也難怪正如莫那所說的『我不甘心』。
兩個文化的衝擊之間,比較弱勢的文化最終會被比較強勢的文化吞食而消失。
對於莫那而言,生存的壓力一直存在莫那的身上,苦苦等待了20年,一邊是族人的期望 一邊日本政府的壓迫,莫那等待20年之間,默默等待,安撫族人也抵抗著日本山區警察的壓迫。
一場宴會上,兩個文化的不互相了解成為最初也是最明亮的引火點。
上集始於賽德克族在獵場的彪悍,也終於賽德克族的彪悍。

當莫那背著大量的槍隻奔跑於山野之間到運動場,最後的漠然地坐下來,那種眼神那種不是喜不是樂,是一種疲憊的眼神。
那個時候起戰爭才開始準備而已。
一個總頭目,早已經從青年的狂傲變成了中年的老謀與盡自已的責任帶領族民走到最後的獵場,如果自已的文化最後只能喪失,那麼最後能做的只有驕傲了。
其實魏導有很多地方可以在影片內容再加深,可能只要幾句話整個上集會更完美。

莫那在運動場上坐下來的那刻接著黑幕,再說上幾句話比如『手上的血跡再也沒有辨法洗去』『戰爭其實現在才真正開始』之類的話,而不是什麼都不說的好。

此外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在字幕上說明,
原住民與他人共用一個酒杯喝酒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莫那第一次出草回來之後村人會拿著紅色服裝給他,
其實可以做到很多說明讓觀眾了解更多。



 下集 『彩虹橋』
取這個副片名就知道很不妙了,只有賽德克巴萊才可以走上彩虹橋光耀祖靈與祖靈在同一個獵場生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而成為賽德克巴萊的方式…………


如果上集有85分的話,下集說真的大約70分吧,如同行的朋友說的,下集的品質就很像一個工程師趕工到清晨四點,然後四點半把報告交出去的狀況,很多東西很不錯,但是等腦袋清楚之後再重新整理一次會更棒。下集有一種卡卡的狀態,比不上太陽旗的流暢度,很多地方可以再深入一點引出讓人更感動的劇情,戰爭片段可以減少一點,雖然大場面是必須的,然實在是太多太繁雜了,真的很可惜了。

比如鐵木與兒子在床邊的談話,再多幾話句,引述出為什麼鐵木會做這樣子的決定

為什麼橋斷了莫那還會活下來?

小島怎麼引起第二次霧社事件。

說實在的那個彩虹橋實在是個敗筆,一整個情絮都帶起來了,看到那個八仙過海的彩虹橋我整個冷掉 囧
幹~ 這至少是二十年前的科技吧

我知道台灣很難得可以推出這樣子的電影,但是魏導真的是太年輕去導這部電影,再過個五年,說不定魏導說故事的功力會更加強悍,更加高明。

魏導真的很行了,這部大規格的電影,其實讓台灣的電影界更加有機會去發展自已的風格與眼界也是不錯的,只是我真的很希望這麼好的素材可以發揮的更好啊 。



沒有留言: